原创章太热之狂:奚落康有为,无视袁世凯

原标题:章太热之狂:奚落康有为,无视袁世凯

章太热(1869年—1936年),浙江余杭人。初名学乘,字枚叔,后易名为炳麟。因反清认识浓密,慕顾绛(顾热武)的为人走事而改名为绛,号太热。清末民初民主革命家、思维家、著名学者。

章太热师长给世人留下了诸多话题故事,又因其走事疯癫痴狂,往往被人冠以“章疯子”的称号。

章太热遇事看不惯,便开骂,不要说保皇派的康有为、张謇、梁启超等人,民国新贵唐绍仪、赵秉钧、段祺瑞等人,即使是革命阵营中的同志如孙中山、黄兴、宋教仁等人,章太热往往也是毫不留情地开骂不止。

那时的人们被章太热骂的次数多了,也都习气了,既不不满,也不理会,只所以“章疯子”一乐了之。

章太热频繁指斥孙中山师长,但是,他在骂孙中山时,别人只能听,不及答,更不及赞许,倘若有人赞许说骂得对,他马上给此人一记耳光,并骂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?总理(孙中山)是中国第一等的圣人,除吾之表,谁敢骂之?”

看到异国,章太热这话可是够狂了吧?当世第一等的圣人,也只有当世吾一人能骂啊!

睁开全文

在对待近代维新派鼻祖康有为,章太热更是往往奚落康有为不已。

康有为别号“长素”,有人认为此号源自孔子的尊称“素王”,即康有为想以教主自命。章太热在张之洞帐下时,梁鼎芬曾问章太热:“听说康祖诒(康有为初名)欲做皇帝,真的吗?”

章太热回答:“康有为想做教主,未闻他想做皇帝。人人有帝王思维,本不及异,但想做教主,则未免想入非非。”

后来,康有为自称“教主”,号称“不出十年,必有符命”。章太热闻之取乐:“康有为什么东西!配做少正卯(春秋时期和孔子同样开办私学的闻人,后被孔子所杀)、吕惠卿(北宋改革家,王安石变法中的二号人物)吗?狂言呓语,不过李卓吾(李贽,明朝晚期思维家)那一类货色!”

章太热曾作一联奚落康有为:“国之将亡必有;老而不物化是为。”

该上下联别离集《左传》中“国之将亡必有妖孽”和《论语》中“老而不物化是为贼”两句,神奇的是,上联句尾隐往“妖孽”,下联句尾隐往“贼”,而两联尾处嵌入“有,为”二字,意指康有为乃是“妖孽”、“贼”。

章太热指斥袁世凯称帝而被柔禁,期间,有人劝章太热讲学,章太热欣然批准,澳门威泥斯人电子游戏辅助遂在化石桥开了一个国学讲习会。

章太热在讲学之余,仍不忘消遣康有为,他在国学讲习会门口贴有一张告示:“康有为之门徒不许入内。”

章太热被袁世凯柔禁期间,曾被迫写“劝进书”,有人请示袁世凯,愿游说章太热上请愿书,以为交换开释之条件。该人探看章太热,表明来意,章太热伪装答诺。

第二天,一纸呈于袁世凯,书云:“某忆元年四月八日之誓词,言犹在耳。公今忽萌野心,妄僭天位,非惟民国之叛反,亦且清室之囚犯。某困处京师,生不如物化!但冀公见吾书,予以极刑,较当日物化于清朝凶官僚之手,尤有荣耀!”

据说,袁世凯看罢气得直跳,想直接下令杀失踪章太热,但转而又自嘲说:“彼一疯子,吾何必与之仔细也!”

袁世凯称帝后,欲物色一位年高德劭的学者为其撰写元旦草诏,有人选举章太热为独一无二之人选。

袁世凯叹道:“何必为人所难呢?你们难道遗忘了他绝食之举?倘若以此事强制他,是添速其物化之志啊!吾不情愿让太热为祢衡(三国时诅咒曹操的狂士),吾岂能成为变相之黄祖(戕害祢衡之人)?要是他真的物化了,最首码也是方孝孺(明朝“靖难之役”后,因诅咒朱棣而被灭十族的大臣),吾可不及成全其美名。等异日帝国勃兴,再处置章太热也不迟,现在不是动他的时候。”

章太热

章太热闻听袁世凯此言后,藐视地说:“人家大明的天子姓朱,洪宪天子姓袁,吾既不是祢衡,也不是方孝孺,袁世凯更不是明成祖朱棣,仅仅是乘乱而首,过一把皇帝瘾的袁术而已。”

章太热可是一语成谶,袁世凯果真如同三国时代袁术那样,过了一把皇帝瘾后,就因多叛亲离,在懊丧交添中病亡。

趣味的是,章太热的学徒鲁迅师长,也许也是受其师的影响,一生以犀利的笔锋,也是指斥完这个再指斥谁人。

鲁迅师长在回忆其师章太热的文章中说:“其人既是疯子,议论自然是疯话,异国价值的人。但每有言论,也仍在他们的报章上登出来,不过题现在稀奇,道:‘章疯子大发其疯。’有一回,他可是骂到他们的指斥党头上往了。那怎么办呢?第二天报纸上登出来的时候,那题现在是:‘章疯子居然不疯’!”

本文参考自:《细说民国大文人——那些国学行家们》